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员十年

曾经沧海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写在父亲的周年忌日  

2007-12-16 06:28:31|  分类: 心情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电话很不清楚,但我能听到那一头的声音。虽然妻一直没有说,但我从她那沙哑的嗓音和二叔的话语中,我已知道了,而且,今天星期三,女儿应该上学的,但妻却说明天就带她回家。
       那么说来,两个月前我从电话里听到的那一句“传雷呀!”,就是我这一辈子听到的最后一句父亲呼唤我的声音了。
       那时,就为父亲听不清我的声音而难过了好久,但还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去了。
       印象里,对父亲并不是很关心,从他和母亲分开来过,从我出来参加工作,就没有对父亲好好地关心过。就连给钱,也没有,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给他买点东西。现在想想他住的那个小屋,还有他做饭吃的锅碗,以及他做的饭,都揪心。牙掉光了,胃又不好,还有慢性支气管炎,真不知道他怎么撑过来这么多年的。儿女们要接他过去,他总说自己还能干,不去麻烦。
       父亲一生聪明,一生干起了好多事业,但却都一事无成,他心太软,又不会用心机,对那些抢夺了他的事业碰到困难又向他求教的人,依然会悉心传授技术。也许就是因为这一点,母亲才同他生气分开的吧。
       所以印象里,父亲没有为我们这个大家庭带来多少钱,知道的,就是周围一带那些村子里的人没有不知道他的。
       在父亲那个年龄层里,识字又会打算盘的没有几个,他都会,据他说当年跟在人家旁边偷学的。父亲天生聪明,什么样的机器到他手里过一遍后,都能玩的溜溜转,所以在那个年代里,他修遍了周围几十个村子,当然不会要钱的那种修。
       去年在家休假,大热天里给人家修东西把自己累得打了半个月的吊瓶,那半个月里,是我同父亲睡在一起最后的时光。
       从小就是和父亲一起睡的,家里人口多,房子又少,还曾为这给生产队看过牛棚,就为能有个地方睡觉。爷俩每天晚上吃过饭后就赶到队里,睡在牛棚里。就是那个时候,知道了《水浒传》《三国演义》《三侠五义》《呼家将》《薛里征东》等等一些故事,倒是长大后,这些书都看得很少了。不知道父亲,怎么会有那么系统而丰富的评书底子。
       上到初中以后,我就自己睡了,是初几呢,记不清了,只是从那以后,对父亲的印象,似乎就开始淡了,有的,只是他几次病重的记忆。
       一次是我上高二的时候,他被大伯家二哥用手推车推着去医院,经过我们学校门口时他想叫我出来见一面,二哥怕他见了我之后松了气会撑不到医院,硬没叫我;第二次是毕业的那一年,那晚住在朋友家,都半夜了,大伯家大哥开着三轮车来叫我,那一次,也是二十多天的吊瓶;第三次就是去年了,二叔打来电话说已经打了两天的吊瓶了,赶紧回去,又打了十二天,我走时,虽然他已不用再打针了,但一两百米的路,他要歇上两歇才能走到。
       我知道这一辈子再也不可能照顾父亲打针了,虽然不想父亲有那样的机会! 儿时听过的评书也不会再有人说给我听。人常说“如果生命可以重来……”这样的话,那如果我的生命可以重来,如果父亲的生命可以重来,我能做到无憾吗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